下拉 二維碼
環球老虎財經

商務合作 請您聯系 胡坤云(15538185779) WX:hukunyun335 [email protected]

媒體合作 請您聯系 Wilbur (15988172629) WX:281177407 [email protected]

掃描二維碼,添加環球老虎「尋求報道小編」為好友

滿足以下條件,獲得更高通過率:

1、貴公司為A股、港股、美股上市公司 2、貴公司正在進行并購重組或戰略調整 3、貴公司正在發生重大融資 4、貴公司的產品具有行業性的重大意義
信息舉報或投訴可聯系:
[email protected]

地方國資“救市”, 能否拆掉股權質押和債務違約“雙雷”?

深圳國資數百億資金“拆雷”股權質押的消息,讓深圳本地股集體暴動,A股市場也一度上漲。

標簽: 國債 股權質押 債務

來源:朱邦凌(ID:zhubangling001 )


深圳國資數百億資金“拆雷”股權質押的消息,讓深圳本地股集體暴動,A股市場也一度上漲。地方國資接盤民營企業股權的步伐在不斷加快。迄今為止,包括深圳在內,山東、福建、四川、河南等十余個省市的國資,均已下場接手民營上市公司股權、提供流動性支持。


面對地方國資接盤民營企業股權,市場上出現了“國進民退”的質疑。實際上,國有經濟與民營經濟之間并不存在此消彼長的相互排斥,更沒有什么“國進民退”。地方國資接盤民營企業股權更多是一種危機應對措施,是地方政府對當地民營企業的流動性支持,不過這種支持更多是采取市場化手段。對此,投資者仿佛也看到了A股走出低迷的曙光,感覺“春天快來了”。不過,地方國資接盤民營企業股權,真能接住股權質押和債務違約這兩顆雷嗎?筆者認為,地方國資接盤民營企業股權只是臨時應急措施,要想真正化解這兩個黑天鵝風險,還需要尋求治本之策。


目前A股市場可以說有兩只顯而易見的黑天鵝,就是過度股權質押和債務違約潮。這兩顆雷已經顯化,已經不是隱性的灰犀牛了,已經在過去幾個月撲面而來。我們先來看一下過度股權質押,截止10月12日, 市場質押股數6361億股, 市場質押股數占總股本接近10%, 市場質押市值5萬億元。其中大股東質押將近6000億股,占所持有股份的7%。9月以來,已有16家公司發布了25份關于股權質押的風險公告。國內A股市場上市公司大股東簽署股權轉讓協議共有近160起,截至9月27日,共有24家將部分股權轉讓國企。


債券違約潮可說是目前A股的第二顆雷。三季度,債券違約潮卷土重來。自7月份以來,債券違約呈高發態勢,到9月26日,三季度單季已有22家企業的48只債券違約,涉及的債券余額約491億元。


可以說,地方國資接盤民營企業股權對當前市場來說是必要的。如果沒有一定的流動性支持,一些陷入債務危機的企業將馬上死給你看,成為僵尸企業,也影響市場穩定。但地方國資并非救世主,很多情況下也沒有托盤、救市的能力。正像媒體報道的,國資入股后,一些上市公司的股權質押危機暫時解除。但相對于股東股權質押風險,從維持經營穩定的角度,如何化解上市公司本身的流動性壓力和風險,顯得更為重要。部分債務危機已暴露的上市公司計劃引入國資之后,其債務問題至今仍未能解決,反而愈演愈烈。那么,到底應該如何從根本上拆掉股權質押和債務違約“雙雷”?


治理過度股權質押,治本之策是抓緊時間重新修訂股權質押規則。重新修訂股權質押規則的原因,一定要放在A股市場結構性調整和估值結構重塑這一大背景下來認識。估值體系的重構,必然帶來殼資源的消解和高估值題材股、垃圾股的下挫,因此股權質押隱患需加以高度重視。特別是高杠桿循環質押、高比例質押、高質押率質押、輕資產公司質押、高估值高PE股票質押、無主營忽悠式重組公司的質押等,處理不當,必將成為引發市場風險的黑天鵝。事實上,不少上市公司大股東股權質押面臨爆倉,是沒想到股價會跌這么多,一路補倉導致的。原因就在于這些大股東沒有清醒認識到A股估值結構重塑這一大趨勢。


其一,應“去杠桿”,禁止高杠桿循環股權質押。其二,給高比例股權質押劃定紅線,將大股東、控股股東的股權質押限制在一定幅度內,將上市公司的整體股權質押設定在一定限度內,防止出現大股東近乎100%質押、上市公司股權幾乎全部質押的賭博式自殺式融資。其三,對輕資產高估值、無主營忽悠式重組的公司,設定特殊的質押率。其四,是防止大股東惡意股權質押來變相套現。


化解民營企業債務違約潮,應找出債務違約的根源對癥下藥,出臺有針對性的政策。這些民營上市公司為何近期集中出現資金流動性危機,并且形成債務違約潮?有的人將矛頭指向去杠桿政策,認為去杠桿太猛導致民企資金鏈斷裂。其實,債務違約潮并不能怪罪去杠桿政策,民營企業如果踏踏實實做實業,不借杠桿不擴大自己的債務,活下去是沒有問題的。很多堅持主業、進行科技創新的上市公司,業績也大幅增長。出現問題的民企,大部分都有一個共性,就是不務正業、瘋狂跨界并購,意圖依靠重組來做大業績。這些民企頭腦發熱,過度放大杠桿過度擴大自己的債務跨界經營。出現違約的企業,基本上都是高比例舉債、資金投向不能覆蓋負債的企業。這些企業過度依靠舉債驅動規模增長,但經營效率、現金流沒有改善,一旦外部環境變化,借新還舊無法繼續,債務問題必然爆發。


在一定程度上說,民營企業債務違約潮也是為并購后遺癥買單。前幾年,不少上市公司熱衷于并購重組,主要動力在謀取“監管套利”,謀取一級半市場與二級市場之間的估值差價,而不是為了企業戰略和真正的產業鏈上下游整合。前幾年的“中國式并購”,主要表現為跟風式熱門題材并購、忽悠式重組、業績承諾對賭、高溢價收購、盲目跨界并購。當這些因素混合為一體,并購后遺癥的爆發就成為必然。


因此,治理債務違約潮應嚴格并購重組政策,對忽悠式重組、幾十億買微信公眾號之類的高溢價并購等嚴格監管。鼓勵督促上市公司行并購之正道,想方設法謀求企業戰略升級與產業鏈的整合,而不是胡亂借債、增發最終導致債務危機。


新疆18选7公式